乐昌信息网
历史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

至尊符神 第四百零七章 激战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8:19:52 编辑:笔名

至尊符神 第四百零七章 激战

果然,辛焱的这一手震住了跋陀和信玄,两人停住了脚步。

信玄和跋陀交换了一个眼神,跋陀立时明白了他的意思,先答应这人,取了宝物和女人,然后再动手杀人。

果然,信玄说道:“上天有好生之德。这样吧,你交出宝物和这两个女人,我们就放你一马。”他一边说着,一边在不动声色间,从袖中弹出一个黑色的符兵。黑色的符兵化为一道黑光,沉入了地下。

辛焱装出一幅恍若不觉的样子,他点头道:“既如此,我把法宝和女人都放在这里,你们可不许追来。”

幕容雪月看得直想发笑,这个家伙演戏也演得太逼真了吧,难怪能混得这么好。

信玄笑道:“好,你留下法宝和女人,走吧。”

辛焱一推若夕姐妹,化为一道流光抽身疾退,几乎就在同时,跋陀身形一展,犹如一座山岳般扑向若夕姐妹和涅槃,而信玄手指一点,一道黑气快如闪电般地从地面钻出,拦在了辛焱前面,正是他的那只符兵,这只符兵身形庞大,遍体漆黑,手中持着一对黑色的环圈,品阶竟高达六品。

辛焱指着信玄大骂道:“你们不讲信用。”

信玄身形一晃,就来到了辛焱身后,与符兵一前一后,呈夹击之势,他冷笑道:“我从来就不讲信用。”

辛焱却不怒反笑道:“你们这般言而无信,卑鄙无耻,会不得好死的。你们就不怕被雷劈?”

信玄像是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,狂笑道:“死在我们手上的人,没有一千也有八百,好像从来也没有被雷劈过。”说着他瞟了一眼跋陀,只见他已经抓住了若夕和慕容雪月姐妹和涅槃,正向这边走来,他心中大定。

辛焱冷笑道:“不是不报,只是时候未到。”说话间,他手中光芒一闪,从阶梯中得到的那柄神剑已拿在手中,他怒吼一声,举起神剑,当头就向信玄劈去。

“早就知道你小子不老实。”信玄身形一晃就闪开了,他手上一点,黑色的符兵已挺着黑色长枪,挡在辛焱身前。

辛焱来势不减,他举着神剑当头劈下。

辛焱自从修成九剑归一之后,剑法威势之盛,并不逊于任何元婴。这一剑看似平常,但其中所挟的威势却势不可挡。

黑色符兵面无表情,它身上的每一道符纹都爆发出强烈的光芒,它猛然挺起黑色长枪,架住了辛焱的长枪。

“当!”

辛焱只觉手上一震,一股巨力传来,虎口竟被震得流血。

但是黑色符兵也没有讨到便宜,它竟被辛焱这一剑几乎掀翻在地,不过,它很快又冲了上来,与辛焱战成了一团。

跋陀一手抓住若夕姐妹,一手抓住涅槃,正欲和信玄会合,谁知道手突然一紧,完全动弹不得。

他定睛一看,眼前哪有什么若夕姐妹,只见一个全身披着金甲的巨人,正一手捏住他的手,一手正举着一把半人高的血刃怪刀,正当头向他劈下。

跋陀吓得亡魂直冒,他想要抽身而退,奈何手却被金甲巨人所抓住,根本动弹不得,只能拼尽全力,单手举起禅杖

,企图架住血刃怪刀。

“咤!”

大力金刚一声暴吼,血刃怪刀猛然劈下,将跋陀连人带杖劈成了两半。

跋陀的禅杖也算得上是六品之中的精品,但是在血刃怪刀面前,却毫无抵抗之力。

辛焱和信玄看着如此凶残的场面,不禁都是一怔,不自觉地停下了手。

“我和你拼了!”信玄知道这次再无幸免的可能,举着黑剑像辛焱猛扑过去,与他战成一团。

赤妖一把抓住跋陀的元婴之魂,一口便吞入嘴中,他打了个饱嗝,冲着辛焱说道:“好了,我的活干完了,也该休息了。这么个废物,你自己搞定吧。”说着,他便隐入了辛焱的识海深处,只留下大力金刚在原地掠阵。

辛焱还是第一次和元婴中后期的高手交手。一开始,他多少还有些不适应,毕竟对方是成名已久的元婴高手,经验丰富,手段狠辣,黑色符兵更是强悍无比,一个不小心,就可能被对手秒杀当场。

但是死亡的威胁也让他迸发出了身上所有的潜能,渐渐地他完全放开了手脚,感觉变得前所未有的敏锐,反正应也快得出奇,有时他的意识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,他的身体却早就作出了反应。

“杀!”辛焱脚下轻点,身形已从原地消失,瞬间就出现在道玄的身后,手中的神剑轻轻挥下,剑脊摩擦着空气,擦起一溜耀眼火花!

铮!

犹如长剑离鞘,神剑发出一声铮鸣,声震四野!

空气中仿佛有一道无形的波动,一股无可比拟的威势瞬间就将玄信锁定,无法挣脱。

这一斩看似简单,却深得重拙之精要,是他历经涅槃之后,所悟出的最强一击。

面对这样强悍而霸道的力量,即便是玄信这样久历杀场的元婴高手也为之色变。

他不敢怠慢,口中轻念法诀,黑色符兵突然凭空出现在辛焱前方,长枪一挺,一道黑色的光芒挟着可怕的威势,向辛焱袭来。

攻敌必救!

玄信久历杀场,经验丰富,他并没有选择被动防守,而是选择了以攻对攻,攻敌必救。

辛焱若不变招,他固然可能将玄信砍成两半,但是也会被黑色符兵的长枪所洞穿。

辛焱不及多想,手中剑势顺势斜斩,架住了长枪。

当!

辛焱只觉手中剧震,神剑几乎脱手而出,他的身体也为这股巨力被震得倒飞了出去。

不过,黑色符兵也没有讨到多少便宜,它也被辛焱这势不可挡的一斩扫得横飞了出去。但是它很快就站了起来,再度化为一缕黑光,挺着长枪冲向辛焱。

无法形容这一击的速度,也无法形容这一击的威势。

“杀!”

辛焱还没来得及站直身形,黑色符兵已经冲到他的面前,顾不得其他,辛焱双足在地面一撑,整个人以一种诡异的姿势,骤然向一旁掠去!

刷!

一道如同刀割般的气流紧贴着他的后背掠过,带来一阵钻心的痛。

“受伤了!”

辛焱根本顾不上处理伤势,脚尖在虚空一点,身形向后疾退。

几乎就在同时,玄信扬起黑剑,在辛焱胸前划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,一道血线溅射而出。

辛焱强忍着剧痛,手中神剑全力横扫。

当!

神剑险而又险地架住了黑色符兵的长枪,一股巨力从手上传来,震得他虎口血流如注。

这一次辛焱没有硬扛,他的神剑在黑色符兵枪上一点,顺势抽身疾退。果然,他的身形才退,玄信手中的黑剑又如影随形,向他的脖子抹来。

辛焱不守反攻,神剑也是轻轻一抹,斩向玄信的脖子。

面对这样拼命的招数,玄信顾不得其他,中途变招,长剑回转,架住了神剑。

辛焱才迫退玄信,黑色符兵复又揉身而上,向他发动了新一轮的攻势。

激烈得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战斗让辛焱的大脑中一片空白。什么剑诀,什么战法,什么招式,在这一刻全部成了多余的东西,他统统忘记了,他的身体中只剩下求生的本能。

偏偏在这个时候,他身体上的伤痛的感觉却又清晰无比,让他的嘴角不自主地抽搐。

他也记不清自己受过多少次伤了,总之他只觉得自己周身都是火辣辣的痛,失血过多让他的身体变得虚弱无比,连眼前的景像都变得有些模糊。

北京京都儿童医院需要预约吗
汕头天佑医院怎样啊
北京京都儿童医院挂号
汕头天佑医院看病怎样
北京京都儿童医院挂号费